菜鸟物流电话

风暴中的“人人快递”如何继续用中国人的诚信

  自从“人人快递”问世,市场上关于它的争议就没间断过。眼下,谢勤正在调整“人人快递”的商业模式,以图与“快递”划清界限。那么,修正后的“人人快递”能否获得合法身份?能否完全消除安全隐患?一切还都待解。

  “我们不是快递公司。”

  在接受《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采访的过程中,这句话被谢勤说了不下十遍。

  谢勤是四川创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创物科技”)的创始人,最近身处风口浪尖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人人快递”就是创物科技旗下的一个产品。

  “人人快递”是一个众包平台,它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将社会自由人发展成快递人角色,为他人提供同城正品代购、外卖配送、点对点小件捎带等服务。

  谢勤称,2013年3月上线至今,“人人快递”在全国通过实名认证和培训考核的自由快递人接近200万,平台的日交易量突破8万单。

  但自从“人人快递”问世,市场上关于它的争议就没间断过,有人给它贴上“创新”的标签,也有人认为它价值寥寥,甚至存在安全隐患。

  这款风靡一时的移动应用也引起了管理部门的关注。6月中旬,在上海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曾军山表示,“人人快递”在上海从事相关业务,未取得任何资格证,涉嫌违法经营,并存在安全隐患,目前已被依法叫停。此前,人人快递已经相继在湖北、河南、天津被邮政管理部门以类似的理由叫停。

  对于邮政管理部门的态度,谢勤表示无奈。他认为,若要合法,就要取得快递公司营业执照,但人人快递是一个轻资产运行的众包平台,不具备分拨中心、分拣运输等功能,无法满足快递公司的注册要求。

  眼下,谢勤正在调整“人人快递”的商业模式风暴中的“人人快递”如何继续用中国人的诚信,以图与“快递”划清界限。那么,修正后的“人人快递”能否获得合法身份?能否完全消除安全隐患?一切还都待解。

  去“快递”化

  “我在九江路595号,我需要代购两杯星巴克咖啡,我愿意支付20元路费”,谢勤对着手机,用语音发出诉求。

  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谢勤现场演示人人快递的使用流程。很快,有人回电,跟谢勤确认了咖啡的口味和杯量。约20分钟后,一个穿着某OTA公司制服的男生按要求送来了两杯星巴克咖啡。

  这就是“人人快递”的“随意购”功能。目前,人人快递的APP还有“精品购”和“我要发货”两大功能,前者由B端商家提供商品,自由人为“人人快递”的用户提供在这些商家的代购服务;后者是自由快递人为“人人快递”的用户提供点对点小件捎带服务。

  但接下来,“我要发货”的功能将逐步转移到后台,变成一种互助的方式,用谢勤的话说,“今天你帮我捎带一回东西,攒人品,得积分,明天你也可以获得别人的帮助,不再涉及付费”,谢勤认为,这有助于摘掉“快递”的帽子。

  鉴于人人快递已经拥有近200万自由快递人,有电商平台找到谢勤,希望由自由快递人承担配送服务。但目前,人人快递拒绝所有第三方平台的合作。“都是邮政惹的祸”,谢勤说,如果人人快递为第三方配送,无疑又会被视为快递公司。

  目前,扩展“精品购”的B端商家成为人人快递线下团队的主要任务,他们要围绕商家、用户、自由快递人打造一个交易闭环。谢勤认为,这可以找到货物源头,保证代购商品的真实性;更关键的是,这样,人人快递就是一个电商平台。

  但自己拓展上游B端用户,并非谢勤本意。他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电商平台整合商家资源,人人快递整合物流资源,两者共同为消费者服务,但前提是“政策允许”。

  意在诚信体系?

  近两年,类人人快递的模式在国外也是风生水起。在美国,DoorDash,Instacart,Postmates,TaskRabit都是这一类的公司,尽管切入点和最后的发展方向有所差异,但它们的共同点是,都采用了众包的模式,将社会自由人纳入到自己的平台上,提供配送等服务。这些众包平台也获得了VC的追捧,以红杉资本为例,它不仅投资了DoorDash,还入股了Instacart。

  但也有VC对此心存顾虑。启明创投合伙人甘剑平认为,这个模式,在美风暴中的“人人快递”如何继续用中国人的诚信国走得通,在中国还有待检验,毕竟社会人的素质和诚信度在中、美存在差异,这会直接影响消费体验。

  安全与否也是人人快递在国内面临的主要争议点。为确保交易安全,谢勤也动了不少脑筋。比如,对于自由快递人的申请,要实名审核,绑定手机和银行卡,上传即时拍摄的个人照片和身份证,并对自由快递人进行业务流程和安全培训;在交易流程中,他们设置了诸如核实用户信息、开箱验货、拍照留档等环节;订单生成后,人人快递的系统还会自动冻结自由快递人银行卡上与寄递物品声明价值同等的金额;一旦发生物品损坏,人人快递还承诺全额赔付物品的声明价值。现阶段,人人快递也只开通了小件低值货品(比如鲜花、蛋糕等类别)的就近、顺程捎带服务,从类别上控制风险。

  2014年,类人人快递模式也开始在中国萌芽,一些创业者和VC纷纷进场。经纬创投入股了总部位于杭州的“风先生”,据说红杉中国也在积极寻找这个领域的投资标的。

  谢勤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亿博物流咨询的总经理。6年前,他开始琢磨人人快递的商业模型,2010年开始投资开发系统,目前已耗资3000万元,仅研发团队就有五六十人。在谢勤看来,后台体系是人人快递最核心的竞争力。他举例称,仅推送信息就有很多原则,有些订单就不会推送给女性快递人,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

  “我最终的愿景是要打造一个基于社会诚信体系的自由互助的众包平台”,谢勤并不避讳人人快递的上市冲动,他认为,“中国人的诚信可以用来赚钱,而且是赚大钱。”但谢勤坦承,过去几年,人人快递搭建主要是搭建了一套帮助建立个人诚信体系的工具,对于个人信用的数据,目前还在积累的过程中。

  曾军山认为,人人快递的经营方式涉及安全方面的很多问题,如果不加以重视,会为不法分子提供通道。现阶段的人人快递需要回答的是,能否百分之百地排除货物捎带过程中的风险?

  各地邮政部门相继叫停人人快递,无异于给了谢勤当头风暴中的“人人快递”如何继续用中国人的诚信棒喝。但截至目前,他与各地邮政部门的沟通似乎并不顺畅。至于如何与监管部门沟通,他还在探索中。

  作者:

上一篇:物流规划出台,长线推介“2+4”
下一篇:用大数据建设危险品物流安全平台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